您的位置:首页  >  诉求件列表  >  诉求件详细页
被遗忘的老区放映员
诉求编号: NP18070900022
诉求标题: 被遗忘的老区放映员
诉求内容: 被遗忘的老区放映员
想当年肩挑百斤放映设备,浑身是劲,日夜工作在革命老区的各个山村角落。欢天喜地把党的政策第一时间送到革命老区的人民心中。不管狂风暴雨,风霜雪夜。从无阻断过我们铁定的宣传工作,古装戏剧片开放出来时,别提群众热情有多高,我们连续三,四天身体未粘过床。从上午下午晚上一直转场放映到通宵,累了我们就轮流趴在放映桌上打个盹。只要老区人民能看好电影,我们就非常乐意。
红楼梦影片出来时,由金樟队协助公社队在忠信公社双机卖票放映,四天四夜场场爆满。
计生片《甜蜜的事业》由高溪队协助公社队会议双机流动放映十天,《白蛇传》出来时由溪源队协助公社队双机卖票三天,在宣传任务上,我们和公社队打成一片,随时听从文化站长的安排。我们艰苦奋斗二十几年,从无节假日,今天想请文化站长出来为我们说句话,可惜前两年已驾鹤西去了。
高溪队:黄连发的爷爷,黄寿根是中共地下党员,他家就是中共地下党的秘密联络站,他坚守在高溪,宅门,坑尾,毛洋地下党的联络接送任务。黄连发二十六年来一直在坚持在老区放电影,做党的宣传员,有时和民政同志一起送福利,送温暖。也算是为爷爷完成一点心愿吧。今天黄连发不行了,瘫痪在床,加上耳穿孔,生活不能自理。
溪源队:潘可荣65岁独眼,今年还种田十几亩,还是村秘书兼劳动力调查辅导员,深得老区人民的信任。
金樟队:黄贵友十年前到福州一学校打工,自带电影机在学校放映接电时不小心从楼梯摔倒,至今瘫痪座轮椅,生活非常艰难;邓立珙64岁连续五年在广东儿子小店门口义务放电影,现已是冠状动脉粥样化性心脏病,要放两个支架,因条件问题他撕毁了报告单。
更心寒的是,从七七年参加放电影,各公社放映员同时在永兴培训,七八年通过省文化厅,同时在水南公社考试。我们和全县各公社放映员是同期,同批,同时发放的放映技术资格证。今天他们的证件有用了,连老婆卖票的都解决了养老金,而我们的证件成了废纸一张。我们去了电影公司,县广电局,信访局,还去了省广电局,信访局,省里说了这事由县里解决就行,县里说等上面下文件给你们办,我们就这样等了三四年,还是没有下文件。现在我们个个体弱多病,连上访都困难,今天用了网上上访,请领导谅解,希望领导大人能出来为我们说句公道话。同年同批的就剩下我们十位老人未解决了(忠信6位富岭4位)求好心领导帮忙,谢谢了

上访人: 沈世维 钟仕财 关秀平 袁八妹
邓立珙 黄贵友 黄连发 杨加根
潘可荣 潘祖清
部门办理:
  • 浦城县文化体育局处理完毕 截止时间2018-7-13 10:30
    浦城县广播电视事业局处理完毕 截止时间2018-7-16 08:35
回复意见: 该诉求事项不属于县文体新局业务范围,请转县广电局(浦城县文化体育局于 2018-7-10 15:29回复)

《福建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关于组织开展原乡镇(公社)老电影放映员情况调查摸底的通知》(闽广〔2013〕493号)文的要求,明确:凡1993年12月31日(含)之前,曾被我省乡镇(公社)政府正式选用,且持有“三证”(电影放映人员证、电影放映技术资格证、电影放映单位登记证)中的一证,或能提供当年被乡镇(公社)政府正式选用有关文件的农村电影放映人员,于2014年3月31日前报送原省广播电影电视局人事处审批。根据该通知精神,经浦城县电影发行放映公司对全县电影放映员摸底,2014年浦城县共有国办队、社办队、队办队电影放映员共134人,国办队指浦城县电影放映发行公司直属放映队;社办队指原公社(现乡镇)电影放映队;队办队指现行政村电影放映队。这134人中,经省、市广电局有关部门层层审核通过可享受老电影放映员补贴的有72人,未通过审批的63人,沈世维等10人就在未通过审批之列。沈世维等10人都持有由省文化局颁发的电影放映技术资格证明,该证明上明确沈世维是富岭镇瑞安村电影放映队;钟仕财是富岭公社圳边大队放映员;关秀平是富岭镇瑞安电影队;袁八妹是富岭镇瑞安村电影放映队(证件丢失);邓立珙是忠信乡金樟电影队;黄贵友是忠信乡金樟电影队;黄连发是忠信乡高溪电影队;杨加根是高溪电影队;潘可荣是忠信公社溪源村放映员;潘祖清是忠信公社溪源村放映员。
以上证明,沈世维等10名同志是队办队放映员,而不是国办队、社办队放映员;同时提供不出当年被乡镇(公社)政府正式选用的任何有关文件。沈世维等10名同志不符合文件的要求,不予支持。
(浦城县广播电视事业局于 2018-7-12 09:24回复)

诉 求 人: 邓立珙 事件地点: 浦城县
诉求时间: 2018-7-9 18:36 截止日期: 2018-7-16 08:35